主页 > 奇闻趣事 > 而是国家从计划经济转亚洲通平台向市场导向的改革开放的政策结果
2014年05月21日

而是国家从计划经济转亚洲通平台向市场导向的改革开放的政策结果

价格改革的历史进展 也正是这样:在1985年之前,国家以调价为主,从1978年改革开放起步,国家除了对农产品和工业消费品几乎每年都不断调整价格以外,对工业生产资料价格也在不断调整,从1979年4月调整统配煤炭的价格开始,国家陆续对国内成品油、电价、生铁、焦炭、钢铁产品等分步进行价格调整,但这阶段一方面调的力度受到各种因素掣肘,另一方面放开的步子也比较小,从1985年初中央明确了实施放调结合的价格改革方针起,放的步伐迅速加快,调的配合则相对落后,结果市场中混乱和腐败现象急剧增加,导致各方面对价格双轨制改革批判 压力极大,这也是导致1988年国家领导人又突然决定强行价格闯关的重要原因,但更大规模放开价格的决策催生了普遍的通货膨胀预期,刺激了全国性的抢购潮,最终导致闯关失败、改革受挫、社会情绪逆转,这样1989年后放又处于相对停滞状况,

至于中国双轨制价格的产生,并不是什么自发秩序的演化,而是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导向的改革开放的政策结果,中国生产资料的价格双轨制更非张维迎所说的“自发产生”,而是国家的进展 与改革政策的产物,不仅中国的农副产品从来不同程度地被同意 在农村集市贸易市场上自由定价交易,工业品则从1970年代乡镇企业(最初叫社队企业)的兴起也普遍出现计划外市场价格(张维迎说乡镇企业的进展 得益于1980年代后期实行的双轨制,是时空和因果颠倒),

公司信息

价格双轨制发明权之争 | 诺贝尔经济学奖传言引发的躁动(下)——双轨制发明权之争的历史考证

1985年4月12日,国家物价局长成致平上《新闻联播》公布 关于价格改革长篇电视讲话,宣布“1985年价格改革的基本方针是:放调结合,小步前进,就是放活价格与调整价格相结合,走小步子,稳步前进”,至此,莫干山会议提出的放调结合平稳过渡的思路被完全采纳,生产资料放调结合过程中计划内外两种价格合法的普遍化,后来才被通俗认为是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的正式实施,但应当指出,中央采纳的价格改革方针,就是放调结合,本身并没有双轨制的提法,生产资料价格的放调结合改革推出后,消费品物价出现了一定的波动,1985年7月11日,邓小平在听取中央领导同志汇报经济情况时表示,“十二届三中全会以来九个月的实践证明,物价改革是对的,”“如果用五年时间理顺物价关系,就是了不起的事,”

但是尽管如此,以大家在国内外受到的经济学训练和了解来看,大家觉得,包括中国的双轨制在内的各种理论与政策应用,以及一些已经可以在西方顶级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其理论化视野和学术化的水平,还有待增进,中国经济学研究的总体水平,应当说,离国际前沿还是有相当距离,中国经济学研究的真正繁荣,还需要长期困难 扎实的努力,当然,中国经济学研究并不需要以获得国际上的什么奖为目的,中国经济40年的腾飞已经令世界瞩目与震惊,只要能推动中国改革、开放、进展 ,只要能在经济学理论上做出自己的探究 和贡献,中国人也不必妄自菲薄,中国的古话说, “有心栽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相信经过中国经济学界的集体努力,中国经济学家能够猎取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那一天,应当不会很远,

边勇壮

频道

1985年的另外一个重要报告,涉及到被张维迎从莫干山会议上一笔抹去而不存在的华生等人,莫干山会议结束后不久,华生、何家成又与张学军、罗小朋、边勇壮合作了一份《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问题和思路》的报告(后分两期发表在《经济研究》上),报告指出,尽管中国走上的双轨制渐进道路,受到国内外很多人所谓“人不能分两次跳过一条河”的批判 质疑,但是这条道路符合国情,“对于一个实现经济起飞的进展 中国家绝对必要”, “双轨制的普遍意义不限于生产资料的价格改革”, “价格放开不等于市场形成”,政府对市场组织包括启动“金融改革和外汇市场的双轨制改革肯定也是大势所趋”,今后“国家的指导意图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它与大企业、大企业集团的协调来实现,由此推知,双轨制的消亡不仅有赖于价格体系的合理化,而且有赖于能够完全取代国家调拨系统的市场联系(包括大企业、企业集团之内的稳定通道和期货市场的形成)”, “双轨制的理论意义在于,它表明中国的经济进展 和经济体制改革由于其特别的历史背景,不会在自由竞争的一般均衡中找到归宿,而多半可能在非均衡的稳定系统中实现”, “双轨制提供了这种形式,这就是它的历史贡献,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双轨制是我国找到的风险较小、兼容性很大的特别转换形式,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伟大制造 ”,应当说,这个报告对中国走上双轨制过渡独特道路的必要性和必定 性,提供了初步的理论说明,

  • 订阅号

    华夏时报

    边勇壮:两次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1980年代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物资经济研究所价格研究室副主任、物资经济研究室主任,同时也是《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问题和思路》报告的作者之一,

    编者按:本文接前文《诺贝尔经济学奖传言引发的躁动(上)——双轨制发明权之争的历史考证》( 《华夏时报》 2019-6-28)

    徐景安作为主报告起草人,对文字非常敏感,仔细比较了张维迎的文稿与他会后发表的文章的区别,在双方见面时,徐景安一语点破说:“维迎, 究竟是我的主报告抄你的,还是你抄了我的?”这使他怒不可遏,“在大家一次见面时,他居然激动地扬言要动手!”(见《香港商报》,同上)不过,尽管徐景安后来认为“张维迎的要害,是贪功己有,学术造假”,还是不阻碍 张维迎在这几天刚发表的文章中称,“徐景安曾在一篇文章中说道,我提出的‘放’的思路是革命性的,他点到了要害!”(见《经济观察报》2019年7月1日)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