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官方辟谣 > WeLab Bank用户数突破10万,积极研究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相关政策 作者: 傅碧霄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21日

WeLab Bank用户数突破10万,积极研究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相关政策 作者: 傅碧霄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

WeLab Bank用户数突破10万,积极研究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相关政策

华夏时报()记者 傅碧霄 北京报道

6月7日,中国香港虚拟银行WeLab Bank(汇立银行)宣布,其总客户数突破10万,且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客户总数增至20万。中国香港虚拟银行的发展现状引发关注。

虚拟银行牌照抢手

中国香港虚拟银行主要通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传送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虚拟银行一般以零售客户为服务对象,当中包括中小型企业,有助于促进普惠金融。

中国香港虚拟银行与内地的互联网银行比较相似,但也存在一些不同。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对记者分析称,中国香港虚拟银行在创立阶段与内地互联网银行存在区别,主要采用金融科技监管沙箱方式进行内部测试,且虚拟银行多以零售为主导。

WeLab Bank由金融科技公司WeLab成立并全资拥有。WeLab于2013年在中国香港创立,2014年进入中国内地市场。WeLab提供多元化金融科技服务,拥有近5000万用户,以及超700家企业客户。WeLab在中国香港运营WeLend和WeLab Bank,在中国内地有我来数科、淘新机、钱夹谷谷和天冕科技四个品牌,在印尼推出了金融平台Maucash。

2020年7月,WeLab Bank正式开业,随后推出了多种创新型产品。去年,WeLab Bank推出了高息定期存款GoSave,在客户数突破10万后,WeLab Bank将GoSave的定期存款利率上调至1%,成为全港存款息率最高、弹性最大的定期存款产品之一。

在贷款方面,据WeLab Bank行政总裁李家达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今年5月,WeLab Bank推出首个贷款产品GoFlexi,为客户提供6-60个月的私人分期贷款,贷款金额最高100万港元。同时,WeLab Bank还推出GoFlexi-Link优惠,将核心账户的相关存款年利率与贷款的实际年利率挂钩,让大众均可享受“低借高存”,兼得高息存款年利率和低息贷款的财务灵活性。

新产品推出两周内,GoFlexi贷款申请金额就达到约1.4亿港元。

WeLab背后不乏知名投资机构,如建银国际、世界银行集团成员国际金融公司(IFC)、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Khazanah Nasional Berhad、长江和记TOM集团、红杉资本等。

今年3月,WeLab获得7500万美元的C-1轮融资,由安联集团旗下的数字投资部门Allianz X投资。

李家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WeLab Bank与安联投资达成战略合作意向,计划共同研发全新财富管理方案,并将推出相关智能理财顾问服务,目前项目已在筹备当中。

“此外我们也在积极研究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相关政策,今后期望透过跨境理财通将智能理财顾问服务入驻粤港澳大湾区,为7200万大湾区居民提供理财产品和服务。”李家达这样说道。

截至目前,已有8家中国香港虚拟银行开业,分别是livi Bank、Mox Bank、WeLab Bank、众安银行、平安壹账通银行、天星银行、蚂蚁银行、富融银行。

背后的股东有渣打银行等金融机构,也有蚂蚁集团、腾讯、小米、京东科技、携程金融等互联网公司。

苏筱芮指出,虚拟银行牌照主要是内地的金融科技公司申请和参与,金融科技公司希望藉此向海外市场扩张,以及探索更多金融科技产品在零售领域中的运用,能够在提升品牌知名度的同时拓宽展业地域。

而WeLab Bank是唯一由中国香港金融科技公司独资运营的虚拟银行。李家达对记者表示:“作为中国香港土生土长的虚拟银行,我们能够更快捷地作出各项决定,以灵活多变的创新、接地气的思维改变市场。我们已深耕中国香港市场8年的时间,很有信心更了解中国香港用户的所需。”

虚拟银行如何发展

中国香港虚拟银行在诞生之初,普遍靠高吸存款吸引客户,WeLab Bank的“低借高存”产品也并非个例。但烧钱获客模式毕竟难以持续,高存款利率与低借款利率势必压缩虚拟银行的盈利空间。今后如何持续发展,是每家虚拟银行要面对的问题。

对此,李家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虚拟银行业务并非争取短期业绩,我们前期在基础建设和技术研发方面有很重大的投入,尽管需时一段时间才会达至盈利,但我们相信不会太久。我们经营WeLab Bank是一项长远投资,是一场马拉松长跑,因此,我们在最初几年不会以盈利为主要目标。以WeLab集团建立其他新品牌的经验来参照的话,平均都是3-5年內达到收支平衡,预计WeLab Bank在3-5年內能开始盈利。”

关于中国香港虚拟银行面临的挑战,苏筱芮认为,一是在无实体网点的情况下如何吸引客户、留存客户;二是在众多虚拟银行产品同质化的情况下,如何设计创新产品与创新服务模式。

不过,苏筱芮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总体来说对虚拟银行持看好态度,虚拟银行在科技创新产品的先行先试,以及巨头就虚拟银行与集团其他业务之间的协同发展仍有较大成长潜力与发挥空间。

中国香港金管局总裁余伟文在今年3月的中国香港经济峰会上表示,金管局在2019年发出第一批虚拟银行牌照以来,全部8家虚拟银行已经投入营运,数目是亚洲之冠。目前开户数目已达到58万,在起步阶段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为零售银行市场注入新的动力。

有分析人士对记者指出,颁发虚拟银行牌照是中国香港特区政府鼓励发展fintech新业态,与时俱进打造中国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新型竞争力的战略举措。一方面,中国香港金融普及度高,行业竞争激烈,传统银行近年也纷纷加快数字化转型。在经历初期的价格竞争后,如何联动股东优势资源,推出特色产品和服务,形成差异化经营和盈利模式,是虚拟银行未来制胜的关键。

李家达表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中国香港整体金融条件非常出色,无论是监管、法律、金融及风险管理人才、知识产权(IP)保护等方面都很完善,为WeLab这类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了理想的试验平台。最新发布的“金融科技2025”策略,也有助加强市民对虚拟银行的信心度及接受度,有利中国香港由国际金融中心继续发展成为全球领先的金融科技中心。

另外,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加快了中国香港居民应用数码科技的进程,特别是在线金融服务的普及率,“我们认为中国香港现正身处于‘宅经济时代’,将很多需要面对面接触的服务都转往纯线上,这为金融科技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李家达这样说道。